服務生說話怪怪!侯文詠: 現在為您做一個上菜的動作

服務生說話怪怪!侯文詠: 現在為您做一個上菜的動作

社群編輯黃郁棋/特稿

您也有發現,最近幾年台灣餐館服務生說話習慣改變了嗎?知名作家侯文詠26日在自己的臉書上點出這個問題:「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,台北的服務人員流行起這樣的口語風格。像今天在某餐廳服務人員上菜時聽到的:對不起,現在為你做一個上菜的動作。」

▲服務生:現在為您做一個上蛤蜊的動作。(圖/記者黃郁棋攝)

「先生,等一下白鍋的部份,需要我為您做一個煮稀飯的動作嗎?」做一個動作?白鍋的部分?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,台灣許多服務生的說話習慣改變了。侯文詠26日將這些有趣的對話分享在臉書上,不到24小時就超過4,000次轉貼。

侯文詠表示,光是這些「動作」、「處理」,就已經讓人忍不住抓頭了,更可怕的是再加上「部份」,形成一種滴水不漏的複合句型:

「對不起,先生,信用卡的部份,我這邊無法處理。可能必須麻煩你做一個移駕的動作,櫃檯那邊,會有專人為你做刷卡的處理。」

▼侯文詠指出服務生的新口語習慣。(圖/翻攝自侯文詠臉書)

至於為什麼服務生的「口語習慣」會變成這樣?侯文詠並沒有在文章中解釋。根據記者的推測,這很可能是新聞媒體對民眾所造成的「冗言贅語」習慣。很多時候,一件事情的「人、事、時、地、物、如何、為何」記者編輯根本還搞不清楚,但迫於時間壓力,無論如何也得將稿子發出,導致撰稿者必須用各種「話術」包裝一件簡單的事,讓時間得以順利拖延。例如:

「這道閃電劈在這名婦人身上,婦人看起來奇蹟似的毫髮無傷;警察與急救人員到達現場後,不管這名婦人身上是否有傷,都替她做一個簡單包紮處理的動作;至於為什麼站在高樓旁邊也會被閃電劈到的部分,則有待警方做進一步的調查與研究。」

以上是我亂掰的內容,但民眾可以發現,「部分、動作、處理」這類在直述句中不必要的文字,在新聞中卻可以時常見到;或許是這個緣故,導致台灣許多服務生也有樣學樣,說話參雜了許多贅字(或許有人認為這樣說比較專業,其實不然)。

除此之外,作家舒國治在《流浪集》中也提到了更多有趣的怪現象,隨意列舉幾項:

   一、被捕的嫌犯懂得以衣、以手遮面。

   二、凡公園必修一段「健康步道」。

   三、青少年不帶表情的說出一句「是哦」,做為無可無不可的接腔。

   四、也愛每兩三句話就加一句「對啊」,如同斷句。且是自說自話,並非接腔。

每個時期都會有奇怪的社會文化出現,若仔細觀察,不難發現箇中樂趣;對呀,就是這樣。

▼有說等於沒說,就叫做廢話。(圖/闇月鏡

轉載自ettoday新聞網

免費贈品歡迎索取 好東西分享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好笑,爆笑,笑話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