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中去死團裝鬼嚇情侶 亂用控戴上「交替安全帽」

台中去死團裝鬼嚇情侶 亂用控戴上「交替安全帽」

謝天

年輕就是氣盛!沒什麼在怕的啦!

大學生就是愛搞怪,愛創意,並且什麼都敢玩!以前的大學在台中,大學蓋在山上,還有一個後山。當然,那個後山就一定是大學新生的必探險之地啦!而進入後山後不過就是條不到兩公里的山路,一開始有路燈,再進去後也就沒了,所以大部分的「正常人」就是騎車上山後,找個可以看到夜景的地方,可能是情侶雙雙的互倚肩頭談情說愛,或是三五好友在那聊天吃宵夜。

那所謂的「不正常人」去那邊又在幹嘛?呵呵…,可以做的事情多了,由於後山的路燈昏暗,後半段又幾乎是全黑的,所以「詭異」的氣氛非常好營造,我們(我跟我室友共四個人)就常常在那裝神弄鬼的嚇人,尤其是情侶!還常常把人嚇到東西都忘了拿,女朋友都忘了照顧的,非常搞笑!

穿白衣戴假面具那個都是小兒科,一下子就被人家識破。我們曾經做過釣竿,上面綁上奇奇怪怪的東西,有襪子、安全帽、還有女性內褲…等,當有人騎機車上來時,我們躲在草叢裡使那些怪東西在幽暗處隱隱約約的飛來飛去,看著那些人錯愕、驚慌失措,甚至是明白了之後的三字經問候,都會令我們捧腹大笑!

(靈異故事溫馨小提醒,上述行為影響交通安全,切勿模仿。Wong Rock提醒您:DON'T TRY IT ANYWHERE!)

愛搞怪的是我跟我的室友們,四個人住一間,想想從剛搬入宿舍時,大家全然陌生的在那靦腆的自我介紹,心裡想著,「不知道這些人好不好相處…。到現在可以合作無間,一起想鬼點子,分工搞怪,自然而然的成了最佳損友。其中有一個室友,叫阿達(化名),他有一個壞習慣,就是喜歡亂用別人的東西。因為四個人住在一起,等於是一個小型的開放空間,所以他隨手可得其他人的個人用品。

例如:「疑?我的髮雕呢?」,阿達會說,「喔,在我這,我用過了,還蠻好用的。」

或是「欸?我買的鹹酥雞呢?」,阿達:「喔,在我這,我吃了一點,還蠻好吃的。」、「我用過了,還蠻好用的。」

幾乎是阿達在這間宿舍裡的口頭禪,自己的東西找不到了,就一定可以在他那找到。一開始我和幾個室友是禮貌借他,然後到生氣藏起來,結果到最後也因為彼此感情好,也就不是那麼當一回事了。

反正我們也了解到,阿達不是有意要佔我們便宜,那只是他的壞習慣,他自己的東西也會很大方的借給別人。

大學的時候沒有臉書,也沒有智慧型手機,所以我們的惡作劇也只有我們幾個跟班上的少數同學知道。我們也怕太多人知道,給校方知道了自惹麻煩。然後,又在某個沒事幹的夜晚,我們四個人又興致勃勃的想了鬼點子要去後山實行。這次的idea是我們扛了一個銀爐(金爐跟銀爐有差,剛查的,以前不知道。),然後準備了一些金銀紙,就在後山的道路旁燒了起來。當看到有人上來時,其中一個室友還會故意像道士一樣,在那隨便比劃,口中振振有詞,讓那些看到的人還真誤以為煞有其事。那些人看到了我們的陣法之後,原本想來談情說愛,談天說地的,也立刻興趣全無的摸摸鼻子下山了,而我們就在那竊竊的偷笑,因為又搞退了一組人馬。

那天的行動可以說是完全成功,平常嚇人還會被識破,有可能會討罵,但那天的氣氛會讓人以為這裡是不是有什麼事發生過?所以連問都不敢問,怕觸霉頭,趕快消失走人。所以到了越晚,後山上根本除了我們也沒有其他人了,金銀紙也都燒完了,阿達就說,「沒人了,回去吧,還是你們有什麼想法?還是,我們再往裡面走走,都還不知道最裡面有什麼呢!」我看看其他人,大家雖然還是會有點心毛毛的,不過我們都四個一起幹過那麼多荒唐事了,也不在乎多這一次,怕什麼!

重新發動了機車,用機車的車頭燈來探路,因為接下來的路段都是沒有路燈的,而且路也都幾乎沒人走,滿是雜草,所以我們騎得很小心。之後越來越深入後山,週圍只有蟲鳴跟機車的排氣聲,能看到的地方也僅限我們的車頭燈照到處,而且都是樹林,突然阿達說,「等一下!那邊有東西!」我們就繞過去看之後,竟然發現了一個很不顯眼的小墳墓…。我跟其他人看到了之後,馬上雙手合十的拜了一下,雖然平常我們愛「鬧鬼」,可是因為把這種行為認作是「惡作劇」,覺得無傷大雅,但該尊重的還是要尊重一下,所以我們馬上合十拜了起來。這時阿達說,「我看到的不是這個啦,是這個安全帽。」

疑?小墳墓旁有一頂安全帽?

示意圖/惡靈戰警劇照

阿達說,「對啊,可能是哪個來探險,看到這墳墓之後嚇破膽就不敢來拿回去的安全帽,我看它還很新,我要拿來用囉!」一個室友說,「這…不好吧,在墳墓旁邊的…。」阿達輕視的看著他說,「怕什麼,是我要用又不是你要用。」

唉…阿達愛亂用別人東西的壞習慣又來了,我們幾個對他這種行為用現在的話來說就叫做「亂用控」,根本就是他自己控制不了,我們也更控制不了他了,他要用就讓他去用吧…。那天就這樣收拾之後下山,回宿舍洗澡睡覺了。

隔天是假日,我要去打工,工作到下午四點,下班了我就回到宿舍去補眠,室友們假日都出去玩了,所以我一個人不小心就睡到晚上八點多了。起來了之後就看到阿達在房裡,坐在書桌前。我問他,「你回來囉?我肚子好餓喔,有沒有吃的?」阿達轉過頭來看著我,沒說什麼,就起身把他桌上的東西一個一個拿出來,然後分別的放到我們的桌上,都是他跟我們借的東西,一邊放回到我們的桌上還一邊說,「那是我用過的…那是我用過的…。」清到桌上只剩下他昨天撿到的那頂安全帽。

我跟阿達說,「我好餓喔,我先去泡個麵。」然後翻出了一碗泡麵就走出宿舍,到那棟樓的玄關去接熱水了。

麵泡好了,我回到宿舍,阿達不在了,也好,不然他可能又要來攢我幾口泡麵了。所以我邊吃,邊打開手機一看,竟然有38通未接來電!是室友打來的,因為我在睡覺不想被人吵,所以我關靜音了,我心裡有不好的預感就馬上回電,「喂,什麼事?我剛在睡覺。」

「阿達…死了…。」室友說…

「蛤?…你別鬧了…他…他剛還在…還在…」

室友這時有濃濃的鼻塞音,而且還語帶哽咽的說:「他今天下午出車禍死的…而且…死的時候是連頭跟安全帽都當場碎裂死的…。」

「你說什麼?!…他…他的安全帽…。」我轉過頭去看,當然安全帽也不在了。

 

轉載自ettoday新聞網

免費贈品歡迎索取 好東西分享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好笑,爆笑,笑話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